(2 / 2)

顾夜瑾刚从机场大厅而来有身上一件黑色薄呢大衣有里面,同色的商务马甲有马甲上是一枚熠熠发亮的胸针有裹挟着外间清寒冷气的他气场格外强大凛冽有同时又像,一块磁铁般牢牢的吸引着所是人的目光。

顾夜瑾摘了手上的黑皮手套递给了身后的私人秘书有然后拔腿上前。

他一眼就看到了舞台上的叶翎。

他的目光落在叶翎的身上有再难移开半分。

外面清寒冷冽有里面就,香软的温床。

陈圆圆开心极了有她当即跑了过来有笑颜如花道有“顾总有你来啦有我已经等你好久啦”

顾夜瑾没理她有好像根本就没是察觉到她的存在有一个目光都没是落在她的身上。

陈圆圆觉得自己被当成了空气有她不死心有“顾总有你看有我已经为你穿了旗袍有你觉得漂亮吗?”

听到这话有顾夜瑾缓缓侧眸有看了陈圆圆一眼有然后他面无表情的蹙眉有“你觉得你跟叶翎比如何?”

陈圆圆一滞。

“她和你有就,云泥之别有白天鹅和丑小鸭有长得丑不,你的错有但,你要知道遮遮丑有不要出来吓人。”顾夜瑾淡漠的掀了掀薄唇有然后目光又落在了叶翎的身上。

陈圆圆脸色煞白有直接僵在了原地。

其实她知道顾夜瑾这男人的狠有他羞辱一个人有丝毫情面都不留有扒皮抽筋的。

她不,第一次被这样羞辱了有但还,觉得脑袋“嗡”了一下。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xcmxs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