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璧玉静湖(1 / 2)

天水河,发源于天寒山脉的最西部,自西向东,流经凉、芦、神、瀛四州,乃是五州最大流域。流入中土神州之前,天水河便是凉州与芦洲的分界线,流入中土后,河水注入靖山峡谷,从峡谷中倾泻而下,形成高百米的瀑布,名为飞流,瀑布注入下方的璧玉镜湖,声势浩大,震绝千里。

</p>

璧玉镜湖水面五千余顷,南北东西长两万多米,湖面一望无际,湖水湛蓝,深不可测。其中大小岛屿近百,湖心有座孤峰,孤峰高五千余米,占地百余顷(直径三千一百米),乃是凌霄剑派首峰,名曰凌霄峰。凌霄峰四面绝壁,犹如擎天玉柱一般,直插云霄,令人心生敬畏。璧玉镜湖的四周为环形山脉,大小山峰十八座,其中四座高峰分别为东岳朝晖峰,南岳冠阳峰,西岳栖霞峰,北岳望月峰,与主峰凌霄峰并称凌霄五岳。若御器飞入上空,俯瞰整个湖面,便可看到湖面近乎一个圆形,宛若一块完美无瑕的青玉,嵌在群山之间,湖心的凌霄峰,犹如玉璧中央的穿孔,璧玉镜湖因此得名。

</p>

凌霄剑派的美景不胜枚举,凌霄云海,飞天漫城,璧玉镜湖,以及四峰奇景,若不亲眼所见,难以名状。

</p>

沐秦李歆二人,跟随着赵呈走出靖阳城东门,一路北上西行。连绵起伏的靖山山脉,出城便可看见,可望山跑死马,三人足足走了两个时辰的山路,才听赵呈说就在眼前了。沐秦和李歆冲在最前面,爬上了最后一节石阶,入眼便是一处平台,平台上有座凉亭,石桌石凳摆放其中。二人来到凉亭边缘,向下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宽约三四百米的峡谷,峡谷内波涛汹涌,水流湍急。

</p>

赵呈慢慢走上前来,指着西边说“师弟师妹,真正的美景在那里。”

</p>

二人一同看向峡谷西方,目瞪口呆,呈现在二人眼前的,是一个瀑布,一个完全超乎他们想象的瀑布,那瀑布比靖阳城的城楼还要高出几倍,宽出几倍。

</p>

“好壮观啊!”李歆大声的说道“秦哥哥这个瀑布好大呀!”

</p>

沐秦呆呆的点点头,表示赞同“大师兄,这个瀑布可有名字?”

</p>

赵呈看到二人的表情很是满意“瀑布名为漫城。”

</p>

“漫城?好奇怪的名字啊。可有什么缘由?”李歆疑惑道。

</p>

“凌霄剑派有两大瀑布,一为飞天,二为漫城,漫城意为,瀑布之大可漫城池,瀑布高一百三十余米,宽四百一十米,是五洲境内最宽的瀑布。甚是壮观!”赵呈解释道。

</p>

“秦哥哥,你快看,瀑布上面有座城楼,那是凌霄剑派嘛?”李歆激动地说道。

</p>

沐秦抬头望去,难以置信地看向赵呈“大师兄,瀑布上怎么会有城楼啊?”

</p>

赵呈微微一笑,故作神秘“走,咱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啦。”

</p>

凉亭向西的山路缓缓而上,所以三人走的不慢,一盏茶的功夫,已经到了漫城瀑布的近处。

</p>

眼前的漫城瀑布震慑人心。瀑布犹如万练腾空,珠帘俱散,从天倾泻而下,彻入玄华潭,激起千层浪。

</p>

此处的水声震耳欲聋,话音难分清楚,赵呈左臂一挥,水声渐渐隔绝,随后指着瀑布旁边的一处牌楼说道“那里就是仙门了。”

</p>

沐秦扭头看去,心中一阵悸动。

</p>

仙门共六柱五间十一楼,通体汉白玉建成,高三十六米,宽八十一米。玉柱前,各有一尊玉像,如狮似虎,生有一对鹰翅,不知是何神兽,栩栩如生。正楼的上方则是四个金色的大字——凌霄剑派。

</p>

仙门前方不远处的一块山石上,盘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老者闭目养神,仿佛入定。

</p>

赵呈走上前去,弯腰拱手“晚辈朝晖峰大弟子赵呈,拜见黎前辈”

</p>

“不必多礼,此二人非我派弟子,带来至此,是何缘故?”老者依然闭目。

</p>

“黎前辈,这是家师魏鸣山此次下山新收的两名弟子,家师有要事相商,先一步回去了,特命晚辈下山来接。”赵呈毕恭毕敬地说道。

</p>

老者点了点头,慢慢地睁开了双眼,看向赵呈身后的沐秦李歆二人,瞬间眼中银光乍现。

</p>

二人同时失去意识,直直的向后倒去,还好赵呈一手托住一个。并缓缓地将二人放在地上,再次对老者弯腰拱手“谢过黎前辈。”

</p>

随后老者说道“去吧。”

</p>

不知过了多久,沐秦忽然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轻轻地发抖,额头上汗珠细密。怔怔地看着前方,不言不语。

</p>

“秦哥哥,你又梦魇啦?”李歆轻声问道。

</p>

沐秦这才发现坐在木榻旁的李歆,随后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打量起房间。

</p>

房子里外两间,外厅内卧,除了必要的家具和几盆小玉山竹,别的陈设不多,但窗明几净,显然常常有人打理。

</p>

“歆儿,我怎么睡过去了,咱们这是在哪?大师兄呢?”沐秦有些回过神了,一连串的发问,让李歆嬉笑不已,弄得沐秦莫名其妙。

</p>

笑了一会儿,李歆挺了挺身子,正色道“大师兄有事,一会儿回来,这里是镜湖湖畔的竹苑。咱们昏睡过去都是因为昨天那个怪老头,大师兄说,那个怪老头是在检测咱们,看看是不是歪魔邪道派来的奸细”说着,李歆故作生气地挥了挥拳头“这个臭老头。”

</p>

沐秦大概知道了怎么回事,看着李歆假装生气的样子,觉得甚是可爱“没错,哪有我歆儿妹妹这么漂亮的邪魔外道啊”

</p>

李歆顿时又笑颜如花,然后撒娇说道“秦哥哥,我们出去转转好不好呀?歆儿刚刚过来时,远远的看到了璧玉镜湖,真的好美呀。可秦哥哥你还没醒,歆儿怕你醒来找不见我,所以没有一个人去。”

</p>

李歆甜甜的声音,柔柔的语调,听的沐秦心里一颤,两人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这段时日相处下来,关系亲密了不少。有些时候,沐秦对这份感情特别迷茫,因为他不知道歆儿是怎么想的,他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单纯的兄妹之情,况且他还背负着血海深仇,他怕不能让眼前这可人儿平安幸福一生。

</p>

沐秦回过神,尴尬的冲李歆一笑“那我先去洗漱一下,然后就出去,也许还会碰到大师兄。”

</p>

李歆点了点头。待沐秦起来,帮他叠好了被子。

</p>

沐秦洗漱完,李歆雀跃地拉起沐秦的手,嘴上不停的说着刚刚看到的景色,沐秦则是一直点头称赞。